“去产能”攻坚:2018年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
http://www.31yj.com 2018-03-12 14:35:10 中国经营网

  3月5日,再次提及煤炭去产能问题。报告提出,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左右,淘汰关停不达标的30万千瓦以下煤电机组。

  对此,有火电行业人士担忧,随着煤炭去产能的不断推进,煤炭的价格可能还会上涨,这会使得火电企业因为煤价上涨而出现大面积亏损。

  对于火电企业人士的担心,陕煤集团黄陵矿业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孙鹏表示,去产能不是一味的压缩产能,而是全面提高供给体系质量,这是煤炭去产能的主基调。

  “去产能”不是“去煤化”

  “2018年,我国去产能工作重点是做好‘破、调、改、安’四件事”,3月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宁吉喆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如是表示。

  其中,“破”是指继续破除无效供给,2018年再压减钢铁产能30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左右,淘汰关停不达标的30万千瓦以下煤电机组。

  对于煤炭持续去产能,有声音认为,这是“去煤化”的大势所趋。事实上,“去煤化”近年来盛行于国内外。在国外,2017年年底,英国、法国、加拿大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立了国际性反煤组织“弃用煤炭发电联盟”;在国内,伴随着雾霾现象,“去煤化”舆论似乎已成为主论调,部分地区甚至脱离实际地采取“一刀切”的限煤措施。

  “能源革命必然导致煤炭革命,但煤炭革命绝对不等于革煤炭的命。”日前,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总经理凌文表示,在当前及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简单地“去煤化”并不可取,“大力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才是现实和明智的选择。

  凌文表示,从必然性看,我国能源国情决定了煤炭的主体地位不可动摇,其中包括煤炭历史地位、现实资源禀赋、未来能源结构等多种因素。

  凌文的话似乎说中了煤炭从业者的心声。“煤炭本来是没有污染的,只不过是在使用的过程中产生了污染,因此如何使用才是关键。”一位煤矿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我国能源结构是富煤、贫油、少气,煤炭具有不可替代性,因此技术创新一直是煤炭清洁利用的主要通道,而且通过数年来煤企的不断努力、革新,生产安全、采煤工艺、装备效率均达到了发达国家水平,少数煤企甚至达到了世界同行公认的先进水平,是可以实现清洁利用的。

  孙鹏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在他看来,煤炭去产能并不是一味地压缩产能,而是指淘汰那些落后的、不符合发展形势的产能,从而置换出更加高效、更加环保的产能。

  据陕煤集团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陕煤集团实现销售收入为2600亿元,利润达105亿元。而这一切得益于提前布局“去产能”。从2014至2017年底,陕煤集团共关闭煤矿18处,退出产能1815万吨,占全陕西省62%。另一方面,陕煤集团通过产能置换等形式,在陕北、彬长矿区新增核准了6个矿井项目,建设规模5620万吨,核准投产产能3420万吨;值得注意的是,在去产能的政策推动下,陕煤优质煤炭产能大幅度提高。据孙鹏介绍,陕煤2017年煤炭总产量为1.4亿吨,其中优质煤炭产量为1.33亿吨,占比达95%。

  “界定清洁能源,应该只论排放,不问出身。”凌文认为,站在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稳定供应的战略高度,在发展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的同时,充分发挥煤炭资源丰富性、经济性、可洁净性和保障程度高的特点,全面推进安全高效绿色智能化开采和清洁高效低碳集约化利用,这是构建我国清洁高效安全可持续的现代能源体系的立足点和首要任务。

  鼓励兼并重组  按照宁吉喆的说法,2018年去产能的“破、调、改、安”四件事中,“改”就是指要推进企业兼并重组。按照企业主体、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原则,鼓励钢铁、煤炭、电力企业兼并重组,尽快形成一批具有较强竞争力的骨干企业集团,优化结构布局。

  宁吉喆表示,要加大“僵尸企业”破产清算和重整的力度,引导扭亏无望的企业主动退出;“安”是要做好职工安置和债务处置,发挥各方的积极性,用好中央财政专项奖补资金,做好企业职工的安置工作。

  在凌文看来,“国有资产战略性重组是大方向,就能源领域而言,煤电一体化是方向。”

  事实上,近年来,钢铁、煤炭、电力领域的兼并重组一直在持续推进。尤其是2017年,央企之间重组消息不断,其中引发外界最为关注的莫过于神华集团与国电集团合并成立国家能源集团。

  近日,国家能源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国神华和国电电力均发布公告称,以各自所持相关火电公司股权及资产共同组建合资公司,合资公司组建后,国电电力拥有新公司控股权。

  据公告显示,中国神华将注入15家火电公司和3家联营公司的权益,而国电电力将注入19家火电公司和3家联营公司的权益。于评估基准日2017年6月30日,中国神华出资资产的权益评估值合计277.10亿元,国电电力出资资产的权益评估值合计374.49亿元,经此计算,新组建的合资公司资产达到651.59亿元。

  整合之后的火电规模将远超其他煤电企业。

  对此,国家能源集团认为,此次资产整合,有效解决了国电电力与中国神华在相关区域发电业务的同业竞争情况,同时提升了煤电一体化经营水平。

  然而,有煤炭行业人士担忧,随着国电与神华合并,我国煤电市场将进入“寡头时代”,会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垄断,不利于煤炭行业健康发展。

  “此前在煤炭企业的排名中,行业内一般不会将神华列入其中,因为不管是从规模还是从产业链来说,其他煤炭企业与神华无法相比,后者也一直是煤炭行业的标杆,具有很强的话语权,神华每一次降价都会引起其他煤炭企业的不满。”一位煤炭企业的老总向记者表示,神华与国电合并之后,超过18000亿元的总产值更是增强了其在国内煤炭市场中的话语权。

  上述煤企老总亦称,在成立国家能源集团之前,神华不仅有铁路、煤矿、电厂,还有煤化工等产业,也就是说,神华本身已经形成一个闭合的产业链,它不需要其他企业就会经营得很好。另外,煤价不管在什么价位,都能通过产业互补实现整体盈利。

  然而,对于上述煤企人士的担忧,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副教授王生升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神华集团与国电集团的市场定位不仅仅是在国内,未来业务会面向全球,这时候就需要很强的竞争力,因此二者合作成立国家能源集团有助于其在国际上形成竞争力。

  王生升表示,一般而言,当大家一提到企业的重组、联合,就会联想到垄断问题,担心这种垄断会不会损害消费者利益。但是,神华和国电的合并效应要放到全世界范围内来看,从某种意义上讲,合并提升了国际竞争力。比如,在飞机制造业,欧洲将各个国家的航空公司整合成立欧盟空中客车,这才有机会与美国的波音公司竞争。

  神华与国电这种大企业的整合是服从于国际竞争的需要,而不是为了参与国内竞争。王生升亦称,我们国家正处在一个重要的转换期,从高速发展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换,在这个转换中,最核心的就是我们的产业结构要升级,建立现代化的产业体系,这个产业体系的核心就是要从中低端向中高端迈进。因此,在这种经济形势下形成一批超大型的企业,才能与国际上的大型企业形成竞争。

文章关键字:
在线客服